[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辑 >

洒水车把我淋感冒 要它赔句对不起

[时间:2021-11-19 21:06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成都市民范先生最近很是郁闷,他说,有天晚上走在人行道上被从后面开过来的洒水车淋了个“落汤鸡”,当夜就突然发起烧来,休息了两天,想找“洒水车”讨声“对不起”。昨(13)日,范先生向律师咨询,要找“洒水车”讨说法,但取证一关就卡了壳。

  范先生说,6日晚上9时40分许,他从公司下班朝浆洗街的家中走,走到南大街离华励百货约30米远的人行道上时,突然感觉左边身子一阵冰凉。一个冷战过后,范先生发现左半身被水淋湿了,“一辆洒水车没有放音乐,也没有开车灯,洒起水从我旁边快速开过。”

  身上淋湿了,范先生想打车赶紧回家换衣服,摸了摸口袋,竟忘了带钱,只好硬着头皮,顶着寒风,花了半小时走回家。范先生觉得自己年轻,抵抗力强,淋点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便喝了碗热汤休息了。哪知睡到半夜,他觉得全身有些滚烫,拿体温计一量,37.8℃,觉得不是很烧,找了颗药吃了又睡下。第二天上午9时,范先生迷迷糊糊醒来,全身乏力,他又拿体温计量了一下,烧到38.2℃。范先生赶忙向公司请了假,到附近一家诊所输液。

  病好些后,范先生打电话到处询问是哪个部门的洒水车,问了几处才得知是由成都市市容局机械化作业处负责,“当时心里虽然有些气,也只是想无论如何要喊‘洒水车’给自己道个歉而已。但快一个星期了,对方啥子反应都没得。”范先生现在不仅要讨说法,还要“洒水车”赔偿医药费38元,误工费65元,一件毛衣130元,共计233元。范先生说,尽管当时没看清洒水车的车牌号,但可以找到周围一些市民作证。

  “以前还从未听说过有市民要告“洒水车”的。市容局机械化作业处一位负责人表示,接到范先生的投诉后,单位调查了当天洒水车的作业情况,找到当时可能开洒水车经过南大街的司机,但司机说没有这么回事。

  他说,现在洒水车一般在夜间作业,自从市民投诉夜间开音乐影响休息后,音乐也没开了。平时工人作业都很小心,前面有人时一般都没有洒水,等市民走开后再倒回来洒一遍,“考虑到市民的感受,我们还是让司机给范先生打电话沟通一下。”早报记者罗向明

  四川刘范杨张律师事务所何驯龙律师:范先生手上没有任何证据,连被告主体都很难确定,就算确定了被告“洒水车”,但他被洒水车淋了水和得病之间的因果关系也很难证明。而且洒水车是特种作业车,作业时不是高速行驶,行人应该注意,尽到自己避让的义务。

网站首页道客巴巴分类文辑任务阅读器合作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