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阅读器 >

深圳一景区里惊现男性尸骨死前双手被绑真凶身份令人吃惊

[时间:2022-08-12 21:48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2009年1月17日下午,深圳罗湖警方接到报警,有游客在仙湖风景区发现了半颗恐怖的人类颅骨。警方经过勘察,发现这半颗颅骨风化严重,现场也没有发现死者的其他骨骼,但是因为近期深圳不断地在下雨,发现颅骨的地点又在山坡下,所以大家判断这半颗颅骨很有可能是因为被雨水冲刷,所以从高处滚落下来的。

  警方立即扩大搜索范围,结果很快就在离现场20米左右的山坡上有了发现。山坡的一棵树上吊着一根红色的尼龙绳,因为附近都是茂密的树林,人迹罕至,所以这根绳子出现的地点令人觉得十分可疑。接下来更加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经过仔细勘察,警方居然从绳索下方的杂草中翻出了一堆残缺不全的人类骨骼。

  警方初步判断死者为男性,身高1米6,年龄大约24岁左右,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两年,尸骨上有尼龙绳残留,与树上绑着的尼龙绳对比一致,现场发现了许多衣物碎片,但是凭借这些线索想要确定死者身份显然是不可能的,正在大家毫无头绪的时候,一名眼尖的民警发现另一颗树下的杂草里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袋中装的是一双40,码的黑色拖鞋。如果说这是死者的遗物,那么他这么从容的把鞋子装进塑料袋里放好,会不会表明他是自杀呢。可是随后警方的发现却又推翻了这个想法。

  警方把现场掘地三尺之后,居然又有了新的发现,一个红色打火机,一截打结的尼龙绳,这截绳子打结的形状立即让大家想到了手铐,死者生前被绳索绑住了双手,现场又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让死者支撑上吊的物件。如果说死者是自杀,那么现场的景象又让人不得不对这一结论产生怀疑。

  现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查明死者的身份,而现场找到的打火机,则成了唯一一个能够确定区域的线索。打火机上印有“友谊商场”的字样,警方立即顺着这条线索来到了该商场,经调查,这种红色的打火机是商场购物后的赠品,多年来赠出的数量已经是数以万计,想要通过打火机查明死者身份,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打火机的线索中断,警方随即开始调查深圳失踪人口。

  深圳作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常住人口达到89万人,暂住人口和流动人口更是不计其数,到底应该如何在这么大的城市里找到死者的身份呢?警方在对失踪人口进行调查的过程中,发现24岁的失踪男性吴天似乎很符合死者的特征,虽然他只失踪了一年多,但是因为深圳地处沿海,所以不排除尸体因气候原因加速白骨化的可能。

  经调查,吴天失踪后已经没有了任何活动迹象,而他最后一次有迹可循的身影则是驾驶汽车出现在进入东莞的道路监控上,之后便连人带车人间蒸发。 如果说那堆白骨属于吴天,那么他到底是怎样从东莞回到深圳的呢?虽然无法确定尸骨属于吴天,但是想要找到吴天的车还是很容易的,很快,警方在湖南的二手车市场找到了这辆汽车,并且很快就控制住了卖车之人,吴天的老乡刘杰忠,一番调查之后,刘杰忠终于交代了自己杀害吴天,抢夺汽车的犯罪事实。随后,警方在东莞的一处山崖下找到了吴天的尸体。

  虽然警方破获了吴天失踪案,但是深圳白骨的身份仍然成谜,大家肩上的担子依然很重。距离发现尸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警方经过仔细筛查,将范围缩小到了罗湖、龙岗和南山区,排查出了29名可能符合白骨身份的失踪人员。范围虽然缩小了,可是因为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在深圳当地根本没有能力提取到死者尸骨的dna信息,也就无法利用dna进行身份比对,警方的手中缺少一块重要的拼图。

  法医对死者颅骨进行反复研究,终于找到了死者的死因,并且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那就是虽然案发现场的情况显示为他杀,但是这起案件有可能并不是谋杀案。死者的死亡原因为悬吊造成的窒息死亡,大家在讨论案情的时候出现了分歧,死者到底是自杀,还是被他人挂在树上伪装自杀的呢?那条捆住死者双手的绳子成了找到答案的最大谜团。

  因为技术条件有限,警方只得将死者的尸骨送至北京,求助公安部鉴定中心协助破案。在北京方面对死者尸骨进行研究的同时,刑警们又发现2006年失踪的张晓华与死者信息十分吻合。张晓华从小娇生惯养,高中毕业后便辍学打工,因为沉迷上网,张晓华在打工期间不但不好好工作,还经常无故旷工,只能靠着父母的接济度日,成了名副其实的啃老族。因为恨铁不成钢,张晓华与父母发生了争执,之后便离家出走从此再无消息。因为张晓华离家出走的时候拿走了家里1000元钱,所以警方怀疑他的朋友会不会因财起意杀害了他,可是经过排查,张晓华的朋友们都排除了作案嫌疑,案子的线索又断了。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北京方面通过对颅骨复原终于绘制出了死者的模拟画像,办案的警员看到模拟画像的一瞬间便认出了此人。赵兴华,他是警方排查出的29个失踪人员其中之一,模拟画像上死者的容貌与他极为相似。据了解,赵兴华家境贫寒、又因为个头矮小,交不到女朋友,所以十分自卑,并且患上抑郁症。他于2006年12月留下了一封遗书之后离家出走,至今生死不明。但是仅靠模拟画像来确认死者身份过于草率,大家只能寻找进一步的证据,此时鉴定中心又传来了好消息,公安部dna专家终于从颅骨的牙齿中提取到了死者的dna,警方的手中终于有了那块重要的拼图。

  经过dna比对,证实死者正是失踪的赵兴华,警方也通过相关证据和线索,终于还原了案情真相。捆绑死者双手的绳索长度很长,所以符合受害者自行打结的说法。赵兴华求死心切,他爬上树干将绳结套在了脖子上,为了防止自己下意识解开绳索逃生,于是便用绳子绑住了自己的双手。

  苦苦等待儿子的赵兴华父母互相搀扶着来到了公安局,一家三口在这样的情况下终于团聚,老两口抚摸着儿子的尸骨泣不成声,在场警员无不动容。每一个生命都该被尊重,罗湖警方在严谨的办案态度之下,终于使赵兴华的尸骨回到了父母的身边。每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经历波折,我们都在不断地磨练着自己的意志,请失落的人们不要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最痛苦的正是自己的亲人。

网站首页道客巴巴分类文辑任务阅读器合作推广